您所在的位置: 襄阳医疗事故律师网 >法律知识

律师介绍

尚月波律师 尚月波律师(执业证号:14206201210260038),现系湖北长久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,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专业并取得医学专业学历。本律师曾就职于原空军某部医院从事临床医师工作多年,自从事律师工作以后,积累了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尚月波律师

电话号码:0710-2355556

手机号码:13797736059

邮箱地址:303270890@qq.com

执业证号:14206201210260038

执业律所:湖北长久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襄阳市襄州区交通路律师工作室

法律知识

内幕:医生要做的就是尽可能让患者打吊针

日前,湖北省药监局公布,今年上半年全省共报告1310例药品不良反应,其中1052例是由静脉滴注输液所引起,其中有16例死亡,另有3例留下后遗症。

在口服、皮下肌肉注射和静脉滴注三项给药方式中,前两者被医学界公认是最安全、最益于患者身体健康的方式,为何静脉滴注还会如此盛行?为何“一生病就打吊针”成为几乎所有患者的就医习惯?为何医生乐于采取静脉滴注的方式来作为最普遍的治疗手段?为何“口服药”和“肌肉注射”两种给药方式会退居幕后?

本报记者经过大量走访调查,所得出的结论是:患者习惯于打吊针,不仅仅是患者单方面的就医意愿,还与医生的引导、医疗制度的完善密切相关。

大病小病都打“点滴”

·湖北省药物(医疗器械)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1-6月的1310起药物不良反应案例中,八成以上与静脉滴注有关。

·现实生活中,被联合国卫生组织推荐的最后一种给药方式——静脉滴注却成为了目前医院为病人给药或病人要求的一种常态。绝大多数病人并不清楚静脉滴注可能带来的药物不良反应隐患,而部分深知此理的医生却未尽到告知义务。

·在药物不良反应人群中,儿童也占有相当大的比例。更让人担忧的是,由于儿童无法及时反馈药物不良反应,给监测带来了很大困难。

·当静脉滴注成为治病给药的常态后,治疗费用因此变得贵了起来,很多人因此无法承受看病费用。这,已逐渐成为一个怪圈。

“以前我们生病都吃药、打肌肉针,现在都去挂吊瓶,注射室挂得像蜘蛛网一样。”8月29日,湖北省药监局一位处室负责人毫不隐讳地感叹道。

这种“一生病就打吊针”的做法,已经到了应该引起高度重视的时候了。近日,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,今年上半年,全省共报告1310例药品不良反应,其中1052例是由静脉滴注输液所引起——静脉滴注已经成为引起药品不良反应的最大隐患。

据了解,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给药途径首选是口服,静脉给药为最后手段,在急救以及非静脉滴注无法给药时才采用。

但记者调查发现,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患者本人,已经长期习惯于静脉滴注。

注射室里的“吊瓶攀比”

在去医院做检查前,潘玉娥(化名)根本不知道脖子上那一圈水疱是什么,只是夜夜疼痛难耐。检查后,她知道了这是种叫带状疱疹的皮肤病,医生开了9天的吊针和一堆药。

咬着牙,拿出了1000来块钱,每天早上10点到11点半在医院注射室打吊针成了这名64岁婆婆新近的“消遣”。

8月29日上午10点30分,武汉市中心医院注射室座无虚席,除去陪护的家属,吊瓶上的单子开到了57号,并且陆续有患者进来。注射室只有五名护士,一个开单,两个管药,两个打针,忙得不亦乐乎。而注射室旁边的肌肉注射室,门可罗雀,一名老医生正坐在里面喝茶。

“你们这三四天的吊针算什么,医生给我这个病开了9天的吊针,一瓶125块钱。”潘玉娥的话,让坐在她对面看报纸的姚毅(化名)皱了下眉头,“我这次要打10天吊针都没有吱声”。姚是名公务员,20年前因一次事故右小腿受伤,当时没能彻底治好留下了病根。前两天,他因感冒引起高烧,腿上的伤也复发了。他提起裤管,右小腿上方的一圈皮肤红肿着。

姚毅注射的头孢一瓶要140块钱,10天就要花掉一个月的工资,但他却从未考虑过以口服药的方式应对,“吃药见效太慢,还是输液来得快”。但除了好得快,有没有副作用,甚至有没有必要,他不得而知。

扎着吊针玩耍的孩子

大人生病打吊瓶,孩子生了病也不例外。

湖北省妇幼保健医院有三间注射室,其中两间儿童注射、一间成人注射。刘某的父母愁眉不展,八个月大的孩子经常生病,只要一打吊针就嚎啕大哭。虽然他们知道感冒发烧就打头孢、先锋会产生抗药性,但宝宝一病,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地花100多块钱打车从华容赶到武汉,“大不了以后打更好的针,总之不能让孩子遭罪”。

“几个月大的小孩吃不进药,除非把药捣碎,但那样太苦了,她又不吃。现在也不兴打小针了,就只好打吊针。”奶奶一边给小张某擦着眼泪,一边说道。为了给孩子看病,张某的爸爸妈妈都请了假。

刘某和张某的哭并不妨碍李某的欢乐。在医院大厅,一岁的李某在父亲搀扶下,追着一个电动车欢快地跑着,他头上扎着针,吊瓶挂在一个撑衣竿上,举着撑衣竿的爷爷气喘不休。医生给李某打的是头孢,一次要打两瓶药,他显得很无奈:“这孩子身体很弱,也不知道有什么不舒服会不会说,我要一刻不停的守着他、问他。”

对于静脉注射的泛滥,湖北省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主任李A很担心。在他的观察中,患者所用的药品一般都是头孢等很贵的药,或者是新药。“新药的风险更大,因为它有临床观察问题,一般有五年的重点观察期。”

李A认为中国人应切实…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服务热线: 137-9773-6059

扫码关注×

添加关注,精彩分享